花碳GUMI

all医女孩,主律医/杰医/园医/佣医/雷凯,BL只吃友情向。
不会写文的画手不是好汉服娘

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私心园医tap...

【杰医】病患关系



ooc有

写到后面没耐心了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今天是一如既往的阴天,有些惨白的光从外面照了进来。房间全是雪白色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莉迪亚推着医用推车轻轻打开了房间门,躺在床上的男人正坐着看着窗户外的几只鸟。


“杰克先生,早安”

莉迪亚淡淡的说着“您该换药了”


被唤作杰克的男人生着一头黑色的短发,消瘦的脸庞呈现得是一种病态的惨白色。

“小医生,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杰克沙哑的开了口

“我不喜欢这里”


莉迪亚将床头柜上的花瓶换上了新鲜的玫瑰花答道“您还不能出去,您身上的伤还不容许您下床”她轻轻的说着

“这是您喜欢的玫瑰花,希望您今天也能开心一点”


这个男人是莉迪亚在准备打烊时闯进来的,他跌跌撞撞的打开门,身上全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他进来之后就径直走向莉迪亚。

莉迪亚显然也有点慌张,但是这个男人刚刚走进她就顺势倒了下来。

她慌乱的接住了男人,但是毕竟男人比自己要重一些,她重心不稳的就向地上跌去。


疼痛不禁让她龇了龇牙,她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男人倒在了地上,身上的伤口正不断的往外冒着鲜血。

她手忙脚乱的给男人处理好伤口后然后将他安置在了一间病房里。


之后的几天她跟他也满满熟悉了起来,毕竟他是莉迪亚为数不多的病人。


她也知道了这个男人叫杰克,但是关于他的身世他闭口不谈,但莉迪亚从他的衣着和言行看得出来他平时是个有教养的人。

大概是被什么仇家追杀了吧




片刻之后莉迪亚为杰克端来了早餐

“杰克先生,该吃早餐了”


早餐是一杯牛奶和几片抹了黄油的面包以及几块清水煮的西蓝花。


“小医生,你吃饭没有”

杰克盯着早餐盯了好一会后却突然鬼使神差的转过头盯着她后冒出这么一句话。


“还没有”

莉迪亚忙着准备他的早餐,的确还没有为自己做一份。


“那你一起”.

杰克顺手将她拽了过来让她在床边坐下,莉迪亚其实并不大想和病人一起用餐 她觉得这样是挺没礼貌的行为。

但是为了稳定病人情绪,她也只能答应。


杰克从还有些温热的面包上撕下一块后伸到了莉迪亚嘴边,意思是让她吃下去。

莉迪亚有些无奈的张嘴吞下了这块面包,这种有些暧昧举动让她觉得怪怪的。


看见莉迪亚吃下了面包之后杰克满意的笑了笑 又从面包上撕下了一点面包喂了莉迪亚吃下去,如此几次之后莉迪亚显然有些坐不住了。

“杰克先生,我还得照顾其他病人,就不陪您了。”

也不等他回答,莉迪亚就逃也似的推门出了房间。


用过餐之后莉迪亚又拿着药重新走进了杰克的病房,其实她并不是很想再踏进这里,她似乎有些开始害怕这个男人。


给他换药的时候他的表情出奇的平静,眉头也没有动一丝丝。

他盯着她给他认真上药的样子,几缕栗色长发从耳后垂落下来,于是他伸手解下了她盘好的头发。


莉迪亚有些恼火的抬起头来,却跟杰克四目相对。有那么几秒钟莉迪亚觉着世界都安静了,她还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莉迪亚异常窘迫的夺门而出,甚至连药都没有上完。





之后的时间莉迪亚跟杰克相处的时候都处于一种异常尴尬的状态,当莉迪亚确定杰克的伤已经完全痊愈后她终于舒了一口气。

杰克向她道别的时候送给了她一大把的玫瑰


这个诊所再次重新陷入往日的平静,她在办公室看着那一张张账单显得有点头疼。

诊所亏损得太多了,她很快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但是一个念头在她心里开始萌芽,可这是有违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她在犹豫。

最后可还是现实战胜了理智


她在手术前发现她莫名的少了一把手术剪,不过她并没有太在意。



转亏为盈的诊所很快的变得闻名起来,人们都在议论,赞美她,她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纸总是包不住火,很快的事情败露了,她慌乱的收拾了东西在一个起雾的夜晚逃走了。


街上张贴了许多她的通缉令


她快步的走着,却突然想起了一个传说。

开膛手杰克会在雾里面将人杀掉

他只杀女人。



毕竟名字和他一模一样,她不免有些想念他来。


这种时候可不是怀旧的时候,还是快点逃吧。






“小医生,好久不见”

一个穿着墨绿色外套的男人隐隐约约的出现在她眼前,大雾使她看不清他的脸。

墨绿色的外套上别着一把手术剪,正是她自己的,但是他左手的利刃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杰克先生?开膛手杰克??”

她有些颤抖着的出了声“您就是开膛手杰克吗”


“是我”他笑吟吟的开了口

“你不是原来的那个好孩子了啊,真让我惋惜”


莉迪亚有很多话想说,却都堵在了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跟我走,我们去一个不被他们发现的地方生活好吗”

他柔声的说着,右手拉住了她的左手。


“嗯”

她低低的应了一句


“很好,这就足够了”

杰克笑了笑


【杰医】我会带着你,一步一步走向地狱

俩人都是小坏坏设定!!
感觉俩人真的超配啊,俩人给我的感觉都是那种不失风度的感觉/

ooc有

《《《《《《《《《

艾米丽换下了那身沾满血渍的衣服,天蓝色的裙摆上布满了棕褐色的血迹,看得出来已经干掉许久了。顺手摘下同样沾有血迹的帽子,随手扔在了阴暗的角落。
栗色的眼眸被无尽的阴影遮住,显得毫无生机,浑浑噩噩的。

对着镜子发愣了一会,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
散下平时一丝不苟的盘发,头发散落下来显得可怜得多

谁没有一副遮盖自己内心丑陋的面具呢

赤着脚走进浴室,顺着脚心传来的是彻骨的寒意,但艾米丽小姐并不介意。

打开淋浴头,水哗哗的冲刷着身体的每寸肌肤。
艾米丽闭上眼,似乎想让这水冲刷干净身上的污秽。

怎么说呢,艾米丽有时会觉得自己是很脏
哪儿脏了?她明明有按时洗澡洗发,把自己打整的干干净净的。她也说不上,是心吗

她将手放在心房的位置,心脏正很有节奏的跳动着,心脏是活的,但她感觉她似乎是死的。

记不清是多久了,她记得最开始,大学毕业,她满怀着希望,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开了一家小小的诊所。
她曾希望做一个救死扶伤的好医生,但是自己那家小小的诊所没有营业执照。
说明白点,就是一家黑诊所
但是她尽心尽力的经营着这家怀揣着自己小小的梦的诊所。

直到一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
她只记得那天,她一如既往的坐在诊所的桌子边,那几天诊所实在是亏损得太多太多,进购药材需要的钱可是要一笔不小的费用,但是那些来看病的人用五根手指头都可以数得出来,凭那些人的医药费是挽救不了这笔不小的损失的

她在那天收拾好了所有东西,也不过是仅仅的几件换洗衣服,和青葱岁月的几张照片。
随着这家诊所的关门,她也失去了她的梦想。
她的梦想随着这家诊所一起破碎在拆迁工人的石锤之间,和墙灰一起散落在断墙之间

四分五裂

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梦想破碎,她付给了工人她仅有的一点存蓄。

之后她只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低着头只顾着向前走,一不留神就撞进了一个宽阔的胸怀,艾米丽被撞得后退几步,正想要开口说声抱歉。
抬头看见的却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然后便是无尽的梦魇

她不想再想那之后的事,她跟着那个名叫“杰克”的男人,一起去了贩卖人口器官的地方。

第一次去那个地方时,她几乎快要晕厥。即使说一个医生的心理素质是非常强的,但是看见那么血腥的画面时,她还是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

手扶着墙壁,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放松点,甜心”
那个男人温和的扶了扶她的背

但是那个男人并不在意这番场景,仿佛是司空见惯了一般“我这是在为你介绍工作”

工作,开什么玩笑

再后来,她真的来了这里工作,也是同样的黑诊所,没有营业执照,但不同的是

这里是贩卖人口器官的地方

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来到这里或者被打晕带来这里。
她每天都要解剖那些人的身体,取出那些鲜血淋漓的器官。

那段时间,她感觉自己的手似乎是脏的,布满了鲜血。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每天只是漠然的切开皮肤,看着鲜血一点一点的流出来,有那么一刻,她感觉到了一丝兴奋。

她拿着贩卖人口器官得来的钱,逍遥快活。

她有了足够的钱为自己置办一栋别墅

谁说钱不是万能的呢

每天都生活都是一如既往
每天都会进行器官切割。

那个男人也会日复一日的送她离开诊所,陪她回她的小区。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剪裁的完美的酒红礼服,身上飘着若有若无的玫瑰香。也就是这么风度翩翩的一个绅士,可以引起一群小女生的尖叫的男人,也是个同样肮脏的人。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艾米丽关掉淋浴头,披着一件浴巾就走出了浴室。

但让她意外的是,她认为那个男人送完她之后就会离开的,但今天却坐在她家的沙发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

她眉头一挑
“我可不觉得私闯女生的家是一个绅士该做的事情”
艾米丽眯了眯眼睛

杰克并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的抿着高脚杯中的红酒

他很少有摘下面具的时候,艾米丽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他的真容

生得的确很是好看

艾米丽自讨没趣的坐在他旁边,拿起桌上的女士香烟,点燃一支。
薄荷味在她口中弥漫开

她的眼神在烟雾中变得有些迷离。

杰克扭头看了她一眼,他并不介意她抽烟。他的目光落回香烟旁摆放着的一张照片。
杰克似乎当做这里是自己家一样,毫无顾忌的伸手拿起那张照片。
是一青涩的女孩,扎着一个马尾,笑的很羞涩。
“这是你?”
杰克有些沙哑的开了口

“是”
艾米丽又吐出一个烟圈,轻轻的眯着眼睛,看着烟圈消散在空气中。

“挺青涩的”

杰克将照片放了回去

艾米丽只是仰头看着天花板,一句话也没说。

“不如你现在好看”

杰克只是一圈一圈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过了好一会才抛出这句话

艾米丽嗤笑一声

摁熄了手中只抽了三分之一的烟

“拜你所赐,我现在过得好极了”
说着,她的目光看了看墙角那件布满血迹的裙子

“当初不也是你自己选择的吗,怎么怨起我了?”
杰克抿了一口红酒,转过头看向她,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艾米丽依旧用冷笑来表示自己的态度

杰克有些危险的眯了眯双眸

他捏住了她的下巴
“我的小医生,那有没有人告诉你,大半夜的千万不要留陌生男人在家过夜呢”



End

没车,车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的。
怎么办感觉自己写崩了/
啊啊啊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滚去睡觉了...
大可爱们晚安安,看得开心

【杰医】请您给我您的心

无脑乱写的,算是甜饼叭?
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依旧时间线和地区有改动

 

  白衣天使应该是怎样的?她是否穿着一袭白裙,裙上锈着金色花纹,背后有着一双纯白翅膀。她的眼瞳是否温柔得像冬日的暖阳。
   她渴望为人们带来幸福,却被那些打着“正义”旗号的恶人所折了翅膀而堕入无尽深渊。

 

  更名为艾米丽·黛儿的莉迪亚·琼斯,自从那次事故后就一直过着逃亡的生活。她披着黑色披风,在夜晚的街道上。
街道的 墙上贴满了她通缉令。

  夜晚的街道上起了雾,艾米丽突然想起了那个开膛手的故事。他将那些妓女开膛破肚,死状极为惨烈。
  也许在那个开膛手眼里,妓女是肮脏的。但是她为那些妇女进行了违法的手术,得的是不义之财,也许跟妓女一样肮脏吧。

  想着,艾米丽不由的拉紧了披风。自己也许会和那些妓女一样被开膛破肚,死在街头上。第二天人们发现自己的时候,也只是会说“这个可恶的医生终于死了。”她的尸体会被人们拿去喂狗。
  不会有任何怜悯的话

  艾米丽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但是上等人的尊严不允许她去做翻垃圾桶这种事情(上等人buff不能丢/什),至少自己还没落魄到那种程度。

  雾气越来越浓重,艾米丽连前面的路都已看不清了。扶着墙壁摸摸索索的走了一小会后,她很快的察觉到了身后有人。
  会是来追捕自己的人吗?

  艾米丽装作没有发现他的样子继续往前走,一路上她都在思考要不要杀人灭口。她摸了摸口袋中的手术刀,当时走得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乱之中都往袋子里塞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她深呼吸一口气,既然连通缉令都下达了,杀个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快速的从包里抽出手术刀转身欲将刀刺入他的胸膛却不料被他一把捉住了拿着手术刀的手,就在艾米丽以为自己就要被抓走时。

 

  “琼斯小姐,您这是准备杀了我好戴罪立功吗?”

  不是追捕自己的人?艾米丽抬起头,但她只能看见一张面具。
  看不见这个男人的脸

  但他左手上的利刃却彰显着他的身份

  开膛手杰克

  上面的利刃还在往下缓缓滴着血,凭着从业多年的经验她判断出这血是新鲜的。

  “怎么?堂堂开膛手杰克还会夜晚尾随一个女生?这不像是绅士该有的行为。”即使艾米丽也很惧怕这个开膛手,但是她还是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知在下可否与琼斯小姐做一笔交易”杰克微微弯下腰,单手轻贴肩膀,一只手背在身后,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你与我交易能得到什么好处?”艾米丽不能得知现在他面具下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她也不能知道他为什么要同他做一笔交易。

“这交易对你我都有好处,我可以让你不再受逃亡之苦”

  艾米丽似乎心动了,放在现在,这个条件的确很诱人。
  迟疑了一会,她很快的答应了下来。

  

  在随他回他住所的路上,艾米丽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您与我所做的交易是什么?”

  杰克弯下腰,附在她耳畔却取下面具
 
  “能给我您的心吗”

 

呜呜呜呜雷凯cp滤镜一万米厚太他妈感动了额当场去世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律医】愿她不会再用沙哑的娇声舔舐你的耳畔

有ooc,艾米丽病娇向,是个刀吧
时间线有改动
  医生单箭头
小学生文笔慎入

  新出的律师日记真的是给律医厨喂了一把刀子....十分难过了可以说。

  莉迪亚第一次见到弗莱迪时是在一次聚会上。戴着金丝眼镜的绿瞳自她身上略过时而对上她的眼睛让她也如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沦陷。

   那年自己也不过二十来岁。
 

  一眼万年。

 
 
  这一喜欢便是默默喜欢了五年

 
  五年间她一直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着他。

  她看见了他拿着一束鲜花去拜访一个女人,女人接过他手中的花后亲密的抱住了他。
  那一刻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再后来,莉迪亚了解到了这个女人叫玛莎,但是她是个有夫之妇。

  莉迪亚的诊所亏损得很严重,双重的打击使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看着桌上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看了很久,也想了很多。

  莉迪亚经营的诊所突然一下子就开始盈利了,人人都在称赞她年轻有为,像一个白衣天使。
  莉迪亚只是笑了笑

  她每天都在监视着弗莱迪,看着他和玛莎亲密的举动,莉迪亚嫉妒得发疯。当时她的脑子却生出了“只要杀掉她就好了”这种念头
  连莉迪亚自己都为自己的这种念头而惊讶,但自己连违法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这又算什么?

  不知道他们这样暗地里好了多久,但是她得知玛莎就要和弗莱迪结婚了,玛莎的丈夫“里奥”在他的那家军工厂放火自杀了。

  莉迪亚深知这都是谁做的

  就这样又过去了好多年,莉迪亚早已失掉了那份青涩纯真,变得成熟起来。但人们常常说,成熟的女人更有魅力,不是吗。

 

  一日,就连她也不会想过,玛莎会来她这里,做堕胎手术。
  她似乎在盘算什么。

 

当天,实行堕胎手术的时候,一群人闯了进来,惊慌失措的她为了逃跑便丢下了那名实行了一半手术的女人跑掉了,那个女人死掉了。
  那个女人就是玛莎

  莉迪亚是故意的,但是人群闯进来完全是一个意外。

  但自己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了

    

  在人们打着“正义”的名号讨伐莉迪亚的人群中,其中一位便有弗莱迪。
  没人知道他有多悲伤。
  爱情从不以死亡为终点。

 
  更名为艾米丽·黛儿的莉迪亚收到了一封邀请函,为了逃避人们的追捕,她来到了这个庄园。

 

  她是最后一个来庄园的,但是令她兴奋的是她心爱的莱利先生也来到了这个庄园。
  试问那一刻她是多么的高兴呢。

 

  “艾米丽·黛儿?”

  当他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是多么高兴,但是这仅仅是她的化名。
  他记住的是“艾米丽·黛儿”不是“莉迪亚·琼斯”

  “餐厅有一张名片,上面写了所有来访者的姓名,看来您是最后一个。”

  原来是这样,艾米丽的心情瞬间跌落了谷底。

  “谢谢您”
  道过谢之后,艾米丽有些失落的进了餐厅。

 

 

 
  游戏在不久之后就开始了。
  但令艾米丽没有想到的是,那天艾玛邀请她去花园,她知道弗莱迪在屏风后面偷听。但是她仅仅只是以为他在偷听,根本不会想到他会进她的房间。
  弗莱迪也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

  他就要结束掉这段漫长,苦闷的旅行了。

  

  游戏开始后,弗莱迪就找到了她,要求一起合作。她满心欢喜的答应了他。
 

  弗莱迪带着艾米丽进了军工厂,他要求她去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  就在她查看情况之后的后一秒,她就察觉到了脖颈上冰凉的触感。
  在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失策了。

 

  “我该称呼您为艾米丽·黛儿还是,莉迪亚·琼斯?”弗莱迪用着冰冷的声音询问着
 

  “莱利先生真会开玩笑,我是谁,您不清楚吗。”听见莉迪亚这个名字,她就明白了。终究还是逃不过。

 

  “你为什么要将玛莎从我身边带走”
  艾米丽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语气中的愤怒,脖颈上的刀刃又紧了几分,她感到很可悲。

  “那你能体会到一直默默的喜欢了别人许多年,最后看着那个人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那种感受吗”
   艾米丽说着说着不禁哽咽了起来
  “你明白那种感受吗!”
  她哭嚎了起来

  就连弗莱迪也很难置信,一个女人也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就连自己也按不住。

  “你想把监管者引过来吗!那样子我们都得玩完!”
 
  弗莱迪有些生气的把艾米丽扳过来正对自己捏紧她的下巴。
  他也没有意识到此时他们的距离是有多暧昧。
 

 
  直达艾米丽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钻进他鼻腔时,他才反应过来他们的距离是有多近。

  “您知道我喜欢的是谁吗!我喜欢的是您!!”
  弗莱迪明显的有些惊讶,刚想松回去的手却被艾米丽一把抓住。

  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艾米丽将抵在自己脖颈上的刀夺了过来反而抵上了弗莱迪。
  “我亲爱的莱利先生,您知道一个痴情的女人为了爱都能做出什么吗”

  “每当我想到,她在你怀中用着沙哑的娇声与你耳鬓厮磨,我就好难过。”

  “但是你带走了玛莎!你知道我多爱她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的是你!!”

  艾米丽哽咽着,手中的刀又紧了紧,脖颈处已经逐渐渗出了鲜血。

 

 

  渗出的血越来越多,血顺着刀刃流向艾米丽的手掌。

  “这就是一个为爱痴狂的女人能做出的疯狂举动”
 

  她没有继续将割他的脖颈,而是松开了他。
 

  下一秒,她就将刀子转而割向自己的脖颈。
  动脉大量出血,鲜血浸红了弗莱迪的白衬衫。

  弗莱迪也许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血,他有些被吓住了,但艾米丽却不在乎。

  她抱住了弗莱迪,这是这么多年来,她唯一的梦想,只要他能拥抱自己,就足够了。

  “我能抱着您一小会吗,只有一小会。”艾米丽闭上眼睛,即使她脖子上的血在惊心动魄的流着,但她似乎并不在乎。

 

  弗莱迪突然觉得她很像他。

  当年自己也是为了玛莎而搞得他那曾经的好兄弟家破人亡。
 

  想着,他伸出手抱住了她。
  不是出于爱情,而是出于同类惺惺相惜的情感。

 

   爱情从不以死亡为终点
  漫长。苦闷的旅行结束了

  地狱见

 

 
 

 
 
 

是和可爱闺蜜的人设!!